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Development » 社區調解的民間力量

社區調解的民間力量

八月中參與了香港社區調解中心的專業人士交流晚會,晚會邀請了本港不同政商及專業界別人士參與,既探討了「一帶一路」政策為本港調解專業帶來的機遇,也讓參與者有機會審視及討論本港的社區調解發展步伐。

本港的社區調解經歷了近十多年的發展,各範疇中以家事調解及建築物管理調解在土地審裁處的牽頭下較為成熟。2000年5月的家事調解試驗計劃及2008年1月建築物管理糾紛試驗計劃的開展,今天相關的調解安排已成為常設程序。除此以外,其他的社區調解範疇則有待進一步發展。

與世界各地的調解發展相似,本港調解的急速冒起源於司法制度的改革。隨著2000年2月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小組的成立及2006年正式推行司法制度改革,調解被建議作廣泛應用。然而,司法機構雖然鼓勵民事案件在訴訟前採用調解,但本身並不提供調解安排。這和不少地區以法院為首的調解程序有所不同,本地司法機構在調解發展上採取被動式參與。

政府方面,律政司自2007年施政報告提倡研究廣泛採用調解後,始有調解推廣的工作。「調解為先」承諾活動、2013年生效的調解條例、自2014年起舉辦調解週活動等等,均是律政署近年的推動工作。律政司領導的調解督導委員會,主要為調解出謀獻策擔當督導角色,近年則力推「道歉條例」出台。

儘管如此,業界普遍認為政府在推動調解方面力度有限,尤其與民生相關的社區調解,有別於世界各地的社區調解發展:由政府開辦的社區調解中心在調解發展十多年後仍然欠奉、政府亦未有計劃資助社區或專業團體提供社區調解服務、有關社區調解應用的全面評估更從未開展…… 目前,調解督導委員會亦未有就社區調解的實踐作任何具體建議。

事實上,由於公眾並不了解調解在社區的功用,以致社區調解發展被受忽視。對廣大市民有切身利益的解決糾紛模式無法讓市民全面接觸,導致社會資源不斷被浪費。即使較具規範的調解組織,他們往往把較多資源投放於商業調解、跨境調解、建築調解或調解培訓等等,他們自身也缺乏熟悉社區調解的調解員。

本地社區調解的發展雖然令人憂慮,但可幸業界仍有不少有志之士竭力推動社區調解。近年,不少民間團體或組織成立並專注推動社區調解。有別於其他現存組織,他們沒有歷史包袱的考慮,沒有固有調解思維的限制,也沒有保護既得利益者的任務;他們雖然依靠調解員義務參與,卻能有效凝聚新的調解力量,進入社區,開展調解,累積經驗。

所以,要使本港社區調解得以發展,目前仍要依靠民間力量推動。作為調解員,我們在調解工作以外,也要多關注及支持社區調解發展。事實上,促進調解全面及健康發展,也是我們調解員的責任之一。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