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Development » 香港調解發展怪象:培訓多於實踐 (下)

香港調解發展怪象:培訓多於實踐 (下)

前文提及本港調解培訓多於實踐的怪象,主因有二:一是調解課程氾濫,二是調解個案數目偏少。原因一已在前文簡述,下文將探討調解個案數目偏少的情況。

調解個案數目偏少在業內一直是一個有爭議的題目。反對者認為,本港的調解個案數目並不少。自民事司法改革2009年實行對調解應用的重視、司法機構2010年頒布的實務指引31對民事案件採用調解的指示、有關家事、建築、醫療、建築物管理、強拍、社區事務、小額錢債等的調解先導計劃的推出,使調解的個案數目持續增加,情況不斷改善。

據調解研習組(Mediation Study Unit) 對收集到的數據進行初步分析 (數據為初步收集,待核實詳細分析,部份由該單位/人士自願提供),司法機構、政府部門、調解組織、私人公司、個人執業平均每年處理的「調解」宗數超過4,000宗。

支持個案不足的人士,則認為調解個案雖然有增加趨勢,但調解員的增加遠比個案增加的速度高。此外,有人亦指出調解個案大部份集中在有法律背景的調解員手上,律師們因為工作關係,較容易接觸到爭議個案。非法律背景的朋友,或是「局外人」實難以插手。

無論如何,調解的需求和調解員的供應是相對的。所謂調解個案不足,其實是指調解的需求低於調解員的供應。按供求定律,一個市場如果供過於求,除非提升需求,否則便要減少供應

減少調解員供應,可分為兩方面:一、減少入行人數,二、提高離開行業人數。減少入人數方面,如前文所說,目前業內並未有能力去處理調解員入行問題。即使調評會可以透過提高對認可調解員的要求,但嚴厲的措施會造成不公或窒礙行業發展,更重要是調評會目前並非唯一認可調解員的組織,實難以發力監控。離開行業似乎是現時減少業內人數的唯一有效方法,實為無可奈何。

所以,提高調解需求是改善行業培訓多於實踐的有效方法。提高調解需求,絕不是要增加爭議衝突,乃是要廣泛提高市民對調解的認知及信賴,使他們在遇上糾紛時懂得尋找調解、使用調解。

 

在公開的調解推廣活動中,不少市民表示在電視(如劇集)曾聽過調解,也有市民表示了解調解的概念。然而,他們大多只能說出節省時間金錢或以和為貴等口號,卻對調解的運作、成功的要素、參與者的條件等認知不足。

調解培訓多於實踐的現象的確不利本港調解專業發。如果各方能協調調解培訓,合理管理調解員的認可制度,同時提高調解需求,讓更多有需要人士認識調解,這種調解怪象才可化解。各方實應該正視問題,共同為行業長遠利益出一分力。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