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Development » 香港調解發展怪象:培訓多於實踐 (上)

香港調解發展怪象:培訓多於實踐 (上)

早前到法院主持調解培訓,有參與者十分佩服香港的調解培訓工作。本港的調解培訓,除了有約40小時的訓練,培訓的內容更大多由外國引進,理論完備。相反,世界各地不少推行調解的國家,除了調解員人數不足,完善的調解員培訓亦十分欠缺,調解員往往依賴經驗的累積,或同業互相的分享及支援。

雖然如此,調解培訓繁多卻也是本港調解怪象之一。現時,坊間提供調解員培訓課程,即培訓後可以成為不同機構認可調解員的課程,數量眾多。據調解研習組(Mediation Study Unit) 調查,本港現時有大約30個類似的調解員培訓課程,分別由學術機構、調解組織、培訓公司、甚至是以個人身份提供。課程的內容並不統一,主要參考英國、美國、澳洲等地的培訓模式,費用則由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五花八門的調解培訓,不難聯想到的便是質素問題。雖然,香港調評會的成立正想為本港的調解行業定下考核及培訓的評審標準,但調評會成立至今,坊間培訓課程提供者數目及類型不跌反增,調評會認可的調解課程也有20多個,內容教法也各有不同,統一本港調解培訓標準的工作,仍需努力。

言歸正轉,本港的調解培訓雖多,但實踐機會卻嚴重不足。培訓班的學生經過考核成為認可調解員後 (由不同機構認可),往往未能學以致用,進行實務調解。具備法律或建築背景的朋友情況較佳,但一般學員基本上無法獲得實踐調解的機會。

出現培訓多於實踐的情況,主要原因有二:一、調解課程氾濫,二、調解個案數目偏少,本文先討論第一個原因。

由於調解課程的開辦並不以調解需求作考慮,坊間課程提供者之間也沒有協調,以致大量調解課程湧現。很多課程提供者以收入為先,課程愈多他們賺取的收入愈多。部份課程提供者為了鼓勵市民報讀,會在報章雜誌標榜調解行業的前景,更以優厚時薪作召來,課程不斷有新的報讀者。

由於開辦課程觸及不少既得利益者的神經,課程氾濫的影響一向是行業禁忌,部份人士更否認有此情況。然而,事實勝於雄辯,假設坊間的調解課程每季只辦一次,每班只有5人有意成為調解員,30個課程提供者合計,一年已有600名準調解員,何況每班往往有多人有意投身調解行列,業內一年最少有二、三百名新血淺而易見。

有人認為雖然如此,但行業內亦有不少調解員決定退出,可謂「自然流失」。其實,一個專業行業有如此高的流失率,對行業發展非常不利,此外,他們為何會在辛苦成為調解員後卻選擇放棄?這正是無法進行實務調解的惡果。課程氾濫,正是一個惡性循環。

所以,調解培訓眾多,並不一定代表了一個地區的調解發展成熟。下文將會分析培訓多於實踐的另一原因:調解個案數目偏少。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