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Development » 讓調解文化佔領香港

讓調解文化佔領香港

香港社會就普選意見分歧,佔中與反佔中的爭議愈演愈烈;不同人士為著自己的信念或利益發表意見,表明立場;泛民堅持「真普選」寸步不讓,中央指明要合乎基本法及一國兩制訂立底線,在這樣的爭議中,調解員又可以如何自處?

從調解員的培訓中,大家都懂得一個道理:不是任何爭議均能以調解處理。然而,不少調解員忽略的是:不能處理,我們便置諸不理嗎?社會上的爭議從不間斷,作為一個稱職的調解員,我們除了要把調解中學到的道理、精神融入生活當中,以身作則,更應從身邊人士著手,使大家能以理性、平和態度去看待社會的分歧。這正是建立調解文化重要的第一步

面對這種社會爭議,作為小市民的調解員,當然不是要安排兩派的代表進行調解。我們要做的,是要以專業客觀的角度分析事情,除避免自己陷入立場式的思考,更不應受到誤導或煽動。

首先,不論甚麼議題,每個人都有發表意見的權利,這好比我們在調解會議中會讓雙方有均等機會發言一樣,一視同仁。本港個別傳媒如蘋果日報不容許其它意見的發表,除刪除不同意見的專欄,甚至進行抺黑、醜化、煽動,侵犯私隱,除失去媒體的價值,更加剝奪了市民客觀思考的權利。某程度上,這簡直與調解的價值背道而馳。

此外,我們心中不能只有自己的看法,而沒有接受其它意見的能力及氣度。在調解會議中,當爭議雙方願意聆聽對方的感受或看法,往往才發現其中的誤解。要「真普選」,便沒有一國兩制嗎?中央不能視諮詢作為公關技倆,泛民也不該把談判當作表演舞台。如果各方真的為香港市民利益考慮,香港需要一個兼容不同意見的雙贏方案,而不是兩派角力。

另外,過程也是十分重要的。調解會議的過程是嚴謹而公平,討論普選或政改的過程也應正當而公平。在追求普選的信念時,我們不能失去公平公正、求同存異、包容尊重的精神,如果沒有了這些民主的精神,所謂的普選又有何意義呢?學者發表誤導性的言論愚民、政治人物為選票而犧牲市民真正需要,這些都是民主社會的倒退。

誠如林沛理先生在最近的一篇談論香港民主派的文章所述,哲學家尼采警愓那些有志為社會除大害的人:「千萬不要在伏妖降魔的過程中也變成妖魔 (beware when fighting a monster that you do not become one yourself)」。

社會上的對立和調解會議中的對立有不少共通之處。情緒主控、缺乏溝通、資訊誤導,均令事情各走極端。受了專業訓練的調解員,除應明白理性平和討論爭議的重要,更應比一般大眾更易看到社會分化的問題所在。當你不被這種亂局所迷惑時,你雖可以選擇獨善其身,但更應努力告訴你的身邊人,要認真思考,保持客觀清醒。

本文並不對任何政見表示支持或反對,最重要的是上述的三種調解文化精神不應被忘記。只要存有調解文化,各方爭議才能有效地被討論,香港社會才能正常健康地發展。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