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Concepts » 調解員的修為 ﹣ 氣量篇

調解員的修為 ﹣ 氣量篇

調解員並不是所有人也適合擔當。

香港調評會雖然為調解員制定了一系統的評審標準,但它只集中於調解的知識及技巧層面。然而,有別於其它的專業,調解員本身的修為、操守、品德尤其重要,因為調解集中處理的不單是糾紛,而是人的關係。直接而言,調解員的修為品格對個案當時人起著一定的作用。這一方面,不但為很多調解從業員所忽略,更為行業發展過程中所忽視。

調解希望透過爭議雙方友好協商,從而找出各方滿意的解決方案。過程中,調解員發揮一個促進者的角色,但最重要的就是令到當事人對各方有一定程度的諒解及包容。由此可見,容人之量在調解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容人之量並不代表無原則性的妥協或忍讓。它代表了一個成熟的思維、一個客觀的思考;它代表了設身處地從別人角度去考慮、一個嚴肅、諒解、包容的過程;它不是口說一套,心想一套,而是真正的體諒及了解;它能化解不少的誤會,減低大量的紛爭。

調解員要說服別人不要把衝突升級、要有容人之量,最好首先以身作則。推動調解的朋友們要市民採用調解,最好也能以身作則。這就好比吃肉的人叫人吃素、吸煙的人叫人不要吸煙一樣,缺乏氣量的調解員是欠缺說服力的。

香港的調解案例中時常被人提及又令調解員尷尬的,就是 Chow Mee Yee Millie v Hong Kong Mediation Services Limited (HCSA17/2011)。案件中,調解員和調解服務的轉介公司因調解員費用安排發生糾紛,最後交由法庭處理。身為調解從業員,居然自身無法以調解處理爭議,對調解行業實在諷刺。

雖然,有人指出案件中的調解員正職實為一個大狀,所以才把事情閙上法庭,然而,這除了為律師行業加多一個罪名,亦無助減去調解員的污名。

誠然,調解員也是人,人與人有衝突是不能避免,關鍵在於面對衝突時調解員應處理得更出色,展現與人不同的氣量。調解員可以選擇從對方角度分析事情,先察看其中是否有所誤會;調解員可以選擇大事化小,又或作出最合乎當前利益的決定。調解員自身的糾紛無法處理,更加無法有效處理別人的糾紛。

2006年調解會成員陳淑怡律師入稟高等法院,指時任調解會主席陳炳煥在另外兩名成員面前誹謗她,令人懷疑她私下謀利,有關言詞嚴重影響其個人及專業聲譽 (HCA1629/06)。兩位均為推動調解的朋友,但出現分岐時竟選擇以訴訟解決,十分可惜。幸而,兩位律師朋友最後在2008年達成和解,這正顯示出做到有容人之量乃並非易事,但並不是不可能。

有人認為當事人或市民無法知道調解員的品格,而調解員對爭議雙方的影響有限。這是大錯特錯﹗調解員每次說話的態度語氣,對當事人也起著重要的感染作用。調解員有容人之量,說話時自然散發出一種大事化小、互相體諒的導向;調解員心中認為案件中人不可理喻,態度也自然會缺乏積極作用。

也有人認為最重要是糾紛成功解決,調解員的容人之量又有何干?這也是大錯特錯。糾紛解決,不一定代表事性有效而完滿解決;糾紛解決,不一定代表會議過程成功而正面。調解員無法在會中正向鼓勵當事人,某程度上還未發揮調解的力量。

相信調解的調解員,為何不能活出調解的氣度?不能活出調解容人之量的調解員,你有是否真的相信調解?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