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Concepts » 從調解看藝人長子夭折案 (上)

從調解看藝人長子夭折案 (上)

近月報章新聞報導,香港藝人張崇德及劉美娟的長子天藍九年前不幸夭折,過程中懷疑有兩位醫生專業失德,事件最終交由醫委會裁決。

根據報章報導,被投訴的兩位醫生是負責接生的蔡明欣醫生,她涉及七項專業失德,包括未經劉美娟同意,便刺穿羊膜及使用催生藥,並用吸管吸出嬰兒。另一位則是負責搶救的兒科醫生尹錦明,被指遲了十多小時,才發現天藍有問題,將他轉送公立醫院。

5月25日,醫委會終於裁決,蔡明欣醫生有四項專業失德裁定成立,判停牌24個月,至於因未及時將天藍轉送公院搶救的兒科醫生尹錦明則脫罪。

裁決發出了,案件就此完結了嗎?在調解員的眼內,這件事情處理得很糟透了。醫生沒有吸取教訓,病人的創傷沒有治理

醫生一方,據報導,委員認為蔡醫生於整個聆訊期間,仍堅持自己的所有決定無問題,這是她內心的真正想法嗎?我們無法知道。但我們肯定的是,保護自己均是每個人被指斥時的本能反應,蔡醫生根本沒有檢討的空間,也更加不可能道歉。現時在香港,道歉很大機會等同認錯,責任重大。

病人一方,受害父母花九年時間努力找出真相,求助死因庭、食物環境衛生局、醫委會、高等法院,花費超過七位數字,過程不斷要重提長子出生後26小時夭折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傷害,最後裁決令當時人直斥荒謬,張氏更批評香港的醫療機制無法保護市民。

負責裁決的醫委會又如何呢?2006時張氏已去信醫委會投訴,但當時醫委會認為事件沒問題而不受理。如果受害人不是堅定不移的追尋事件,專業失德的醫生又會繼續行醫,甚至有更多的受害人出現。醫委會無法有效處理投訴,也無法在裁決的過程顯示自身專業的風度

除了有負責聆訊的委員因為母親節有節目,而不顧失去兒子的父母感受,個別委員在回應為何2006年不受理案件時,只稱自己當時不在場所以不知情。醫委會是一體的,還是要一個一個的去查詢呢?醫委會委員的態度令人有點失望,但其裁決也不是第一次給與公眾醫醫相衛的感覺。

然而,作為調解員,我們亦要站在醫委會一方想一想。要裁定是專業失當,過程一定要嚴謹,偶一便對醫生們動大刑,這十分影響士氣,也無法吸納人材。醫委會的說法:若醫生採納了認可的行醫標準,但卻作出了錯誤的診斷,這種行為本身並不顯示該醫生在專業上行為失當。

這是無可厚非,但也最難令公眾所接受及理解。醫生們的專業失當,跟大眾心目中的專業失當並不相同。期望不一樣,各位調解員也知道,就是衝突的開端。

如何可以在這悲劇中妥善處理各方感受?一個念頭:醫療調解。下文再述。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