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Concepts » 當調解參與者不清楚調解

當調解參與者不清楚調解

調解,不少人會知道是一個自願、保密的解決爭議方法。調解透過一位或多位的中立人士,即調解員,利用調解技巧促進協商議題,解決爭議。然而,這只是一個定義,並不代表調解參與的當事人已清楚了解調解。

目前,不少爭議個案於調解前均由律師處理。此類個案為訴訟前調解個案,為配合律政司發出的實務指引31而進行調解。這種「為調解而調解」的個案,很多時參與雙方,甚至律師均不明白調解的精神,以致調解淪為一個達致訴訟的工具。

曾有市民反映採用調解的經驗是費時失事。細問原因,原來當時負責個案的律師,把當事人轉介給另一位律師伙伴進行調解,每小時收費數千,如同律師訴訟費一般。律師形式上主持了數小時調解會議,惟各位只重覆又重覆自己的論點,並無任何進展。

表達自己的關注只是調解的第一部,及後更重要的是為找出雙方真正需要及探討大家都可接受的解決方案。調解需要處理情緒、需要放棄立場、需要不分對錯,如果這些精髓無法帶入調解,調解會議只是一個普通的會議,反而有機會令爭議及矛盾加深。

現時並不是所有律師均清楚了解如何善用調解,個別律師更會對調解產生成見,認為對其行業穩定帶來影響。畢竟,調解在香港的發展只是起步數年,部分律師即使受過專業培訓,不會亦不懂向當事人大力推薦調解,更無法盡力以調解為當時人達致最大利益。

市民更難以理解調解。作為被爭議沖昏頭腦或飽受困擾的一方,他們要靜心學習何謂調解,如何找出各同基礎,實在挑戰他們的精神及耐性。目前接受調解前的簡單講解,實不足令當事人完全信任及明白調解。

當調解參與者不清楚調解,便會大大減低調解的力量,更會為調解產生不必要的污名

當時人不明白調解的意義,於是堅持己見或指斥對方,令事情無法推進,更再一次傷害對方。調解員不明白調解的精髓,則令會議空洞無物,不能疏導情緒、不能找出需要、亦不能達成協議。

故此,當調解參與者不清楚調解時,對各方最佳的方法就是不要展開調解

決定採用調解的個案當然可貴,但不了解調解而使用調解則會令事倍功半。各位法律從業員、調解服務機構或調解員,在接收調解個案時,實應審視調解是否確切被明白,不應急功近利,更不應敷衍了事。一個不良的處理手法,足以影響到整個行業的聲譽及發展。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