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ediation Today

Home » Mediation Concepts » 調解的內容成為呈堂的證據?

調解的內容成為呈堂的證據?

保密是調解的精髓,但當調解的內容有機會成為呈堂證據 (evidence),調解又有何保密可言呢?調解會被人利用為獲取額外資訊以助訴訟的一種手段嗎?的確,此涉及調解制度的可行性,亦需要清晰的界定。

如前文所述,調解的保密性主要針對「調解通訊」。任何人士可以申請把「調解通訊」作為證據,而香港法律授予法院或審裁處權力去考慮及判斷是否給予許可。按調解條例第10(2)條所述,有關的法院或審裁處在決定時須考慮—

(a)  該項調解通訊是否可以根據調解條例披露,或是否已經如此披露;

(b)  披露該項調解通訊或接納該項通訊作為證據,是否符合公眾利益,或是否有助於秉行公義;及

(c)  有關的法院或審裁處認為屬相關的任何其他情況或事宜。

只要按上述原則考慮,任何人可在獲得法院或審裁處的許可下 ,為下述目的披露調解通訊 :

(a)  執行或質疑經調解的和解協議;

(b)  (如有人提出指稱或申訴,而針對的是調解員所作出的專業失當行為,或任何以專業身分參 
與有關的調解的其他人所作出的專業失當行為)就該指稱或申訴提出證明或爭議;或

(c)  有關的法院或審裁處認為在有關個案的情況下屬有理由支持的任何其他目的。

事實上,涉及調解的過程的質疑,或糾紛,或投訴,如果不獲准披露調解通訊,法院或審裁處是無法進行判決。調解的過程實直接影響調解會議的結果,如當中步及失實、誤導甚至恐嚇,有很大機會可以推翻協議的承諾。

正因為有上述的安排,調解員的專業措守亦得以監管。調解員的失當行為不是只有在場人士知道,更能作為證據的表述。當然,不論有沒有此安排,作為專業人士的調解員任何情況下都不應作出專業失當的行為,此為對自己對市民的基本責任。

所以,調解的內容並不能說是沒有機會作為呈堂證據。但作為呈堂證據前,必須符合調解條例的指定情況並由法院及審裁處許可。事實上,上述(c) 的條款足見法例草擬者保留調解通訊作為證據的靈活性,並把把關的工作按個別情況交由法院及審裁處。

在清楚的界定及司法部門的把關下,各位無須擔心保密性受到削弱。相反,調解通訊的保密性獲得清楚界定,各人士更能獲得保障。

By Eric 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一個調解資訊及知識交流平台 A platform for the sharing of mediation news and knowledge

Recent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